阿健:警惕合理制度下的合法杀人——从肖志军事件看生命如何被漠视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5分快3_5分快3平台_5分快3网站

  肖志军“拒绝手术签字”事件所引起的争论在媒体上意味铺天盖地,大多数民众在对贫穷、愚昧的肖不无同情的状态下,直觉地认为医院的行为显然违背了救死扶伤的职业精神,甚至被指责为见死不救,然而在医院的手术签字制度有国家行政法规为后盾的状态下,又找只有医院行为在合法性发面的任何漏洞,因而民众的你你这个 指责难免显得十分虚弱。相反,以该医院法律顾问某某律师及卫生法专家、北大教授孙东东为代表的制度派人士的声音则相当洪亮,朋友援引条文,坚定地表示医院已尽到了应尽的义务,何必 承担任何责任。更有专业媒体作者将民众的你你这个 倾向讥为“无知、可笑之极”,并指出这是五种人治倾向(《东方早报》30007年11月27日载曹林文章《警惕“一尸两命”之争中的人治倾向》)。

  而近日事件好象又有了新的进展,死亡孕妇李丽云的母亲一面准备向肖志军和医院提出民事赔偿之诉,一面又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对肖采取强制法律方式,同時 真的有法律人士建议以过失杀人罪对肖追究刑事责任。事已至此,摆在朋友手中的意味也有道德、良心之争,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能并能有人要对此事件实真是 在地承担责任了。找不到究竟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承担何种责任,此事件对朋友最大的警示又是那先 ?很明显,要回答你你这个 问题图片,首找不到外理本事件的最实质问题图片,即家属手术签字权究竟是五种那先 权利。另一方观点如下:

  1、家属的签字权是五种知情权和同意权。

  家属签字,表示在经医疗机构人员的告知和解释后,意味充分了解了手术的必要性及可

  能占据 的风险,并自愿承担由此意味造成的不利后果,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同意施行手术并履行支付医疗费用的义务。

  2、家属手术签字权是五种代理权,因而也是五种义务。

  意味排除好多好多 宗教的价值观,人对另一方的生命拥有支配权,你你这个 点既合法也符合大多数

  人的伦理观,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患者另一方的签字权是五种绝对权利,他人能并能尊重。但患者家属对患者的生命找不到支配权(这真是 根本就只有说的),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在患者另一方无法行使权利的状态下,患者家属的签字权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五种代理权,代理权是相对权而也有绝对权,它能并能遵循能助 另一方(即被代理人)原则,也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说,在患者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不施行手术只有挽救生命的状态下,家属应当放弃另一方的判断和选取而听从医生建议,履行签字义务。而意味是行使代理权,该行为的所有后果都由患者另一方而非签字者承担。

  3、家属签字权利的滥用是由朋友的法律和医院的行为一手促成的。

  朋友知道,只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权利或权力,也有意味被滥用,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任何权利或权力都能并能被设置相

  应的制衡法律方式,而恰恰你你这个 点上朋友的立法占据 较大的的疏漏,相关法规找不到强调家属的签字权既是权利也是义务,也找不到规定在患者家属不同意签字而又状态紧急的以前医院应当怎样外理,曾经的疏漏在你你这个 无论行为人还是执法者都只会死抠法条的国家显得尤为严重。事实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还是赋予了医院在紧急状态下的紧急法律方式权利和义务,第33条规定:“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意味关系人在场,意味遇到好多好多 特殊状态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外理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意味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可见医院施行手术并也有任何状态下都能并能得到患者或家属的签字,而意味这里只规定了家属找不到场的状态,肖志军的在场(尽管意味丧失了决策能力)就被排除在紧急法律方式条件之外了,而那先 是“好多好多 特殊状态”也找不到相应的解释,因而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过是句装饰性得话,于是本应成为所有原则的最终指向的生命,就曾经被漠视了。

  可见,在医患矛盾过于激烈的今天,意味医疗机构过于担心承担责任,法律条文中的好多好多 严重不足被无限放大,患者家属的权利被一步步推向绝对化。想象一下曾经的场面,大大小小的医生护士都围着有两个 意味种种意味而丧失判断能力和决策能力人,始终坚持要由曾经的有两个 人来做关系到两条人命的决定,这是怎样的五种非理性,这是怎样的五种悲剧和悲哀啊!

  结论:肖志军作为有两个 贫穷、无知的弱势群体人员,在法律对患者家属权利义务的规定不很明确的状态下,在强大的医疗机构的推动下而走上权利的顶峰,上演了一幕滥用权利的悲剧,因而他不应该受到太满的指责,也何必 承担法律责任(除非他有好多好多 恶意目的),过失杀人的指控更难以成立,意味他连过失杀人罪的主体资格也有符合。相反,我认为医院出于自保动机而机械地理解法律条文而忽视立法本意,结果置抢救生命的第一要务于不顾,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警示和建议:鲁迅早就谁能告诉朋友,何必 惮于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摩中国人,当朋友将有两个 人的生死权完全交由曾经人掌握的以前,就必然已隐含了巨大的道德风险。当然朋友也有要怀疑肖志军,相信他不意味对另一方的爱人和孩子有那先 恶意,但朋友能保证找不到潜在的恶意分子从此都看了合法杀人的意味?比方说掌握签字权的人是躺在床上的人的巨额财产受益人呢?朋友只有不做曾经的推测,曾经的有两个 制度占据 找不到久而找不到制约法律方式,这五种就够荒唐的。朋友只有希望你你这个 悲剧事件能为你你这个 制度带来好多好多 完善,比如修改法律条文或制定更具体的实施细则,比如医疗机构能并能常设有两个 紧急法律方式委员会,在那先 样的条件下能并能启动紧急法律方式等等。倘能有这有两个 新的紧急法律方式条款出台,我建议就命名为“李丽云条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8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